您的位置: 包头信息港 > 游戏

深度观察温州服装缺少的是专注精神

发布时间:2019-07-09 17:04:12

深度观察:温州服装缺少的是“专注精神”

这几天,温州市服装商会秘书长张琼瑶正在忙着修改温州服装行业今后的《五年规划》。规划力陈温州服装行业的转型升级对城市地位提升的重要性,指出:该行业正被一些瓶颈“死死锁定”。

以男装为代表的温州服装行业“整体的发展态势不错”,今年上半年实现工业总产值131.71亿元,同比增长32.3%,温州服装及衣着附件出口约6.86亿美元,同比增长了近15%。

另一方面,锁定温州服装行业的瓶颈不少,比如:招工难,绝大部分服装企业开工不足,大量服装厂处于实际上的关闭状态,瑞安和乐清两大“中国服装名城”名存实亡;以广东、福建、宁波、杭州、上海为代表的国内服装企业正在大举侵蚀、挤压温州服装(主要是女装)的传统市场领地;与此同时,大量的温州服装企业却在向内地迁移、向上海挺进……

“和国内其他服装强市相比较,温州服装行业缺少的是专心致志做服装的精神。”设计师庄爱涛的这个判断,道出了温州行业还欠缺一个“精神元素”。

2009年8月份,温家宝总理在浙江考察时,考察了温州的服装企业。(资料图)由温州市服装商会提供

要做大做强,更要定位

报喜鸟集团董事长吴志泽说:“服装行业每三到四年就会洗牌一次,今天做大做强了,不等于明天不会被洗牌、不会不出局。”

2007年8月16日上午,浙江报喜鸟服饰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挂牌上市,成为温州全流通IPO(首次公开发行股票)首家在国内主板上市的鞋服类民营企业。上市前后,报喜鸟与温州其他服装企业一样,涉足包括房地产开发等多个行业,以迎合当地政府的要求,“把企业做大做强”。

“服装企业做大了,风险也随之加大。做大是一把双刃剑。”张琼瑶是一脸凝重。

近十年来,温州服装行业“做大的企业”并不能真的强大,反而,大的企业因为要背负土地厂房的经济压力,承受工人在生产淡季需要支付的保底工资,在利润微薄的情况下,同样要聘请高薪的职业经理人来管理,这些都是生产型大企业的软肋。一有风吹雨打,便无抵抗能力。如奥利士、仕登、汉诗等服装企业的倒闭,就令人扼腕叹息。

有从事管理的人士指出,服装企业做大了,需要方方面面配套设施跟上去。需要的管理团队、庞大的资金链、科学有效的营销策略、严密的品牌运作等等,与之匹配,而这些“设施”对于大多数温州服装老板来说,都是欠缺的、不完备的。“温州老板有一个通病,就是不太相信职业经理人。凡事都喜欢亲力亲为。这样一来,企业做得越大,风险越高。这样的教训很多。”温州市委政研室在一份转型升级的总结报告上,有这样一段表述。

那么,服装生产的核心竞争力,究竟体现在那里?

在今年,温州市服装商会带领一些老总先后两次去意大利考察,亲身感受意大利服装那种经典永恒的魅力。那些散落在各区域的,不起眼的工厂,却演绎了永不陨落的服装历史。大家的感受是:意大利这些驰名世界的国际企业,都不大,没有一家是在所谓的“工业园区”里。有的就是家庭作坊,大的企业有一两百位工人,小的仅有几十名工人,却都存活几十年、上百年。他们秉承的是持续经营、卓越品质,永远不理会商战中的翻云覆雨。这些家族企业生产的每件衣服都是精品,可以卖到上万元人民币。

温州市服装商会会长郑晨爱告诉,温州以及国内服装企业与他们的差距是:至今我们仍然在片面地追求做大。须知做大并不等于做强。现如今,服装的功能已经上升为文化消费;服装应该是卖附加值;服装应该是少而精,定位要细致再细致。“在参观结束的汇报会上我发表意见说,做服装产品、办服装企业,一定要定位,不能贪多求大。每个企业都能准确找到属于自己的产品市场,那就很好了。”郑晨爱说。

“服装行业所谓的核心竞争力就是指超强的研发能力和市场营销能力,一个企业得同时具备这样两种能力,否则,很难在这个行业立足。”浙江奥奔妮集团执行总裁欧阳长梁说。

今年以来,温州市政府力推服装行业转型升级,希望服装行业的转型升级能够引领该市轻工行业步上创新之路。于是,我们看到了——

温州将专攻中秋冬季男装,打造温州服装的核心竞争力。永嘉县政府正在大力协助浙江康亨服饰有限公司建成年产100万套中西装项目;平阳县政府正在协助该县的乔治白集团建成年产200万套中休闲服生产线;鹿城区政府正在协助夏梦?意杰集团建立新的高端男装生产基地。这三地政府正在发起转型升级的决定性战役。

夏梦?意杰集团董事长陈孝祥说过,我不追求产量,我只追求男装金字塔的地位。国内一件高端男装卖到2000——3000元已经算是不错了,而我们的夏梦男装一出口,就可以卖到1万到2万元人民币。这就是男装的市场魅力。

陈孝祥没有说错,在温州市区繁华的人民路温州大厦一带(温州人俗称此地为“三角巷”),一直以来就是服装大牌的必争之地,“夏梦”温州市区的一家专卖店就开在此。实际上,这家装潢考究、店堂阔气、营业员年轻漂亮的专卖店,应该是温州为冷落的服装专卖店。据观察,店内陈列的夏梦男装,很少是单件1万元以下的。营业员小陈告诉,我们这家店是形象店,是一个窗口;老板说,赚钱不赚钱无所谓。

看来,追求高端也是要有代价的。这个代价就是不受诱惑,不能看到什么赚钱就生产什么服装。在服装日益差异化竞争的时代里,只有牢牢占据自己的市场定位,才能笑到。

要创牌 ,也要贴牌

“你问我创牌和贴牌那个重要,我的观点是:目前乃至今后很长一段时间,温州以及国内大多数服装企业都要实行两步走:一是要创牌,二是要贴牌。”浙江奥奔妮集团执行总裁欧阳长梁告诉。

温州是国内服装行业起步早、整体水平较高、产品更新换代比较快、向来善于追逐国际服装前沿的聚集之地。国内服装行业曾经把温州夏梦服饰的创牌之路引为典范:2003年,温州服装名企夏梦公司与意大利老牌企业杰尼亚合资,陈孝祥担任夏梦?意杰公司董事长。从此之后,夏梦走上了一条奇异的发展之路:一边生产自己的品牌服饰夏梦,一边为国外大牌做贴牌加工。

如今,当人们问起陈孝祥为那些国际大牌贴牌时,陈就会以这样的话语来应对:“不要问我为那些品牌做贴牌,这会损害了那些品牌的血统。”

据知情人透露,目前,夏梦至少为国际十大男装中的6家企业贴牌。夏梦所赚取的加工费也比一般的贴牌企业高得多,一般在单件100欧元到300欧元之间。而这些在中国温州生产的也许是Amani、BOSS、Gucci等“洋装”,运出国门之外,换一个包装,再大举进入中国。那时候,它的价格已经是单件2万甚至3万元人民币了。

双鸭山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鹰潭口腔粘膜科医院哪家好
周口小儿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青海的医院专治白癜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