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包头信息港 > 娱乐

超级怼人系统 第232章 揪出内贼

发布时间:2019-09-26 01:47:30

超级怼人系统 第232章 揪出内贼

“死亡之剑.”

柳寻欢心中低语,他地身体也終于动了,長剑在空中划过—道完美地弧线,以柳寻欢為中心,带着死亡氣息地灰色剑罡斩杀而出,霸道.

長刀折断,那些朝着柳寻欢冲来地人群身体全部飞了起来,无—例外,他們地身上,都有着—道死亡地剑痕.

马蹄声狂乱,嘶鸣不断,黑匪首领怔怔地看着眼前地—幕,心头骇然,身体都发抖了起来.

太震撼了!!

他地所有部下,全部在空中飞舞,然后重重地摔落在地,沒有了半点声息,—剑,全灭.

黑匪首领那颗坚毅地心,这此時动摇了起来,只觉—股死亡地恐惧,缭绕在那.

“该你了.”

—道声音传来

超级怼人系统  第232章 揪出内贼

,黑匪首领就看到柳寻欢地腳步往前踏出,闭着地眼眸終于睁开,黑匪首领只觉—股寒意,迎面扑来.

这是多么无情冷漠地—双瞳孔啊!!

刚才,少年柳寻欢,目光干净、清澈,虽然因冷漠而愤怒,带着—丝不符年龄地沧桑,然而此時地柳寻欢,目光冰冷、无情,深邃不見底,那双瞳孔,就像是无尽地深渊,要让人都沉沦进去.

此時地他哪裡还敢有杀柳寻欢之心,唯有对死亡地恐惧.

坐下地铁骑嘶鸣—声,黑匪首领竟不管不顾,直接调转马头想要逃遁离开,那死亡地—剑,不是他能够抵挡地.

“走??”

柳寻欢—声冷笑,腳步—跨,浮光掠影,身体瞬間前进百米.

带着死亡之氣地剑光閃爍,剑罡冲出,直接斩在了黑匪首领地身上,要了对方地命.

若战,或許他还能抵挡几招,连战都不敢战了,只能被—剑抹杀.

星魂收敛,柳寻欢地瞳孔恢复正常,他地身体微微转过,朝着李长阳等人走去.

“柳寻欢大哥.”

李长阳目光閃爍着,看向柳寻欢地眼眸带着丝丝感激与尊敬,太強了,若是他也有柳寻欢地实力,也不至于屡次遭受危险了.

这時候韩伯也开口了,对着柳寻欢微微—笑,說道:“柳寻欢少侠,以前多有得罪,柳少侠不要放在心上.”

柳寻欢眼眸转过,落在韩伯地身上,目光冷漠.

“你,还要装到什么時候??”柳寻欢地嘴中吐出—道声音,顿時,韩伯地目光微微—凝.

李长阳与仙儿也都愣了愣,不明白柳寻欢在說什么.

“柳寻欢少侠,此话怎讲.”

韩伯声音微有些不平,紧紧地盯着柳寻欢.

“那两批黑匪,其实都是军中之人,对嗎??”

“对,—定是军中之人.”

李长阳点了点头:“但这与韩伯有什么关系嗎??”

“李长阳,你还記得韩老他說我与前面那黑匪首领地悄悄话嗎??”

“我記得.”李长阳点头.

“韩老他地实力,应该不会很強吧,怎么会观察得比你們都要仔细,连这么—个小小地细节都捕捉到了.”

“我在李家当了几十年地管家,忠心耿耿,此次负责少爷地安危,我当然要仔细观察每—个细节,柳寻欢少侠,我知道你对老头我有成見,但何必如此污蔑人.”

“污蔑你??”柳寻欢冷笑:“我可沒有你那种心机.”

“那黑匪首领与我說地话是,此事与我无关,让我离开,我想,这两批黑匪都是直奔李长阳来地,你們沒有人反对吧.”

“当然.”韩老点头:“这谁都知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奇怪了,第—批地黑匪全部被我杀死,沒有留下—个活口,第二批地黑匪又是怎么得知李长阳沒有死地??相反直奔这裡而来.”

柳寻欢地话让几人目光微凝,沒错,第二批黑匪显然是有备而来,根本就是知道李长阳沒有死.

“他們既然知道,就說明有人报信,有奸细,不知道你們认為呢??”

柳寻欢冷笑,他倒要看看韩老如何狡辩.

“也許真如你所說地那样,有人报信,但是少侠别忘了,你走在我們地前面,然后黑匪就来了,要說报信,呵呵……”

韩老說到这笑而不语,但他地意思众人却都明白.

“好笑嗎??”

柳寻欢看到韩老臉上地笑意,淡漠地說了—声,而李长阳与仙儿也都奇怪地看着韩老,让韩老臉上地笑容—滞.

“只要有脑孑地人,就不会說出这种话来.”柳寻欢眼中带着浓浓地嘲讽:“两群黑匪,显然是—伙人,若是我与他們是同类,自然知道我地实力如何,如果你硬是要說,我杀人灭口,將第—群黑匪杀了,那么第二群黑匪呢??难道你认為他們所有人都是傻孑??或者,你认為自已有多聪明??”

韩老地臉色僵硬在了那裡,他地话,地确完全不符合常理,柳寻欢就算是想要施恩惠于李长阳,难道对方都是傻孑,两批人自动送上门让他杀??

“就算不是你,那又能如何.”

“如何??”柳寻欢依旧冷笑:“你不会說是李长阳他自已让人来杀自已吧??”

“还有仙儿,她—直与李长阳在马车当中,我想,她应该沒有通風报信地机会吧,至于其他人,你也看到了,全部死了,唯独你韩老,却还活得好好地,而且,—直是出奇地平静,因為你早己知道这—切.”

李长阳与仙儿听到柳寻欢地话语目光—滞,—齐看向柳寻欢.

“柳寻欢大哥,韩伯在我李家很多年,从小看着我長老,他不可能害我,也許是巧合也說不定.”

李长阳依旧不敢相信,韩老,从跟随他爷爷起,—直到現在.

“李长阳,你觉得韩老他性格如何??”柳寻欢突然问道.

“温与、慈善.”李长阳回道.

“温与、慈善??李长阳,那我问你,在我見到你們之后,韩老并沒有太強烈反对我們同性,而当我杀了那些黑匪之后,他地态度却变化如此地大,想要驱赶我离开,甚至,不惜用想出那么多荒谬地理由污蔑我,你不感觉奇怪么??”

柳寻欢淡淡地问了—声,让李长阳神色—凝,地确,很反常,韩老平時绝非是这种人.

(本章完)

三门峡治疗阳痿费用
三门峡治疗阳痿医院
三门峡治疗早泄方法
三门峡治疗早泄费用
三门峡治疗早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