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包头信息港 > 生活

坎特维勒幽灵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22:01:58

一  当一个美国部长,歇尔姆.B.奥提斯先生买下坎特维勒别业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告诉他说、你真是干了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因为众所周知、毫无疑问的,这个地方闹鬼。的确如此,坎特维勒勋爵本人,作为一个以谨小慎微而声名远扬的人,也觉得这是自己的责务所在,应该在奥提斯先生前来与他商谈终条款的时候,把这个实际情况和盘托出告诉于他。  “我们自己家人是不想考虑在这个地方居住下去了,”坎特维勒勋爵说,“自从我的婶祖母,波尔顿公爵的遗孀公爵夫人,在此地被惊吓致病之后,她就一病不起再也没有真正恢复过来,当时有两只枯骨的手臂、在她着装准备前去赴宴的时候、突然搭在了她的肩膀上,我觉得这是一定要告诉你的事情,奥提斯先生,这个幽灵曾经被现在我们家中还在世的几个成员亲眼见到过,而且这个教区的教区长,瑞伍德.奥嘎斯特斯.丹皮尔,一个剑桥皇家学院的成员,也亲眼见到过。在发生了公爵夫人不幸事件之后,我们家中的年轻一些的仆人们就再也不肯留下来与我们住在一起了,坎特维勒女士在晚间经常被闹得睡不着觉,这是由于那些来自走廊与图书室里面的奇怪神秘的声音所致。”  “我的勋爵,”部长回答道,“我愿意为了家具和幽灵再出额外一部分价钱。我来自一个现代国度,在我们那里所有的事物金钱都是可以买到的;有我们那些活泼好动的年轻人们、他们把旧大陆涂成红色的、拐走你们的女电影明星和女歌剧主唱,我敢肯定、要是在欧洲真的如你所说有幽灵之类的这桩事情的话,我们肯定会把它带回家去、在短的时间之内、展出于公共博物馆、或者举办一个巡回展出的。”  “我恐怕幽灵是存在的,”坎特维勒勋爵笑道,“尽管它也可能会拒绝你这个具有独创性的商业娱乐方面的提议的。三个世纪以来这里就广为传说了,准确地说是从1584年,而且它总是在我们家族中某个成员去世之前的时候出现。”  “是了,家庭医生也是为此这般作为的,坎特维勒勋爵。但是没有这样的事情的,先生,比如说幽灵什么的,我猜想自然法规是不会因为你们英国的皇室贵族而悬决存疑的吧。”  “这在你们美国当然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坎特维勒勋爵回答说,他还没有完全理解奥提斯先生这句话里的微妙所在,“要是你不在意房子里有个幽灵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只是你一定要记得我对此正告过你就行了。”  这样过去几个星期之后,买卖达成了,在这个季节的末尾,部长和他的家人就去到了坎特维勒别业。奥提斯夫人,长得有些像西五十三大街的卢克莉莎.R.泰班小姐,曾经也是一个广受称扬的纽约美人,现在也是一个非常漂亮、进入中年的夫人,眼睛大大的、身材很好。许多美国女士在离开本土之后、面容呈现出来像是身体极度不爽的样子,以给人一种欧洲式的娴雅举止做派的印象,然而奥提斯夫人决没有流入此风。她有着很好的体格、神情像动物一般富于活力。的确,从诸多方面来说,她是非常英国化的,作为一个很好的样证、我们与现在的美国还是有很多共通之处的,当然了,除了语言以外。她年长的儿子,由于父母爱国的一时之兴而被命名为华盛顿,对此他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懊悔,可他是一个满头金发、面容极其清秀的男孩,他由于连续三个季节里为德国人在纽波特娱乐场做引导、充分显示出美国式外交手段的杰出资质,就是在伦敦这儿也作为一个舞蹈天才被称颂着。只有栀子花和贵族身份成为他的缺憾。然而他却是极其明智而现实的。弗吉尼亚.E.奥提斯小姐是一个只有十五岁的小姑娘,身形柔软而可爱、就像一只小梅花鹿,蓝蓝的大眼睛里面盛满了美好的自由之水。她是一个出色的女勇士、有一次竟然与骑着母驴的老波尔顿勋爵赛跑、绕着花园转了两圈,赢了一圈半,就在阿吉里斯雕像的前面,让年轻的切郡公爵简直要快活死了,当场就向她求婚、而被他的保镖当夜送回了伊顿,泪珠滴嗒滴嗒就像发了洪水一样。在弗吉尼亚的身后是一对双胞胎,他们通常被称为“星星和条条”,因为他们总是像旗子一般瑟瑟挥动那样。这是两个令人快乐的男孩,除了令人肃然起敬的部长、这个家庭中真正的公共和党员不这么觉得以外。  因为坎特维勒别业离阿斯科特还有七英里的距离,那里是一座离得近的火车站,奥提斯先生拍过电报让一辆小四轮马车前来迎接他们,他们一家人兴冲冲地坐车上路了。那是一个七月里令人愉悦的晚间,空气中弥漫着松树林的美妙芳香。时或能够听到林鸽自顾自甜美的鸣叫声,还能看到瑟瑟抖动的蕨类深丛中亮闪闪的雉鸡胸部。小麻雀们在在山毛榉树上窥视着他们从旁边经过,野兔在毛茸茸的山丘上的灌木丛中疾驰而去,能看到它们白色的尾巴稍儿一闪而过。然而,当他们进入到坎特维勒别业的甬路上的时候,天空却好像突然变得阴云密布起来,一种奇怪的凝重气氛好像控制了一切,一大群山乌静静地从他们头顶掠过,他们还没有抵达正房的门前时,豆大的雨点就从上面洒落下来。  站在门前台阶上迎接他们的是一个年老的妇人,身穿整洁的黑色丝绸衣服,戴着白帽子、希着围裙。这是优姆尼夫人,这里的守房人,奥提斯夫人在在坎特维勒女士的极力请求下,同意把她留下来、还保留先前职位。她向走下车来的大家行了深深的屈膝礼后,用悦人的声调、以古老的方式说,“我在此迎候各位驾临坎特维勒别业。”跟在她的身后,大家经过整肃的土达尔大厅进入图书室里边,这是一个长方形、低矮的房间,天花板是黑色橡木的,房间的一头是一扇模模糊糊的大玻璃窗户。这儿已经给他们准备好了茶水,卸除了身上大大小小的包裹之后,他们坐下来、开始打量着四周,优姆尼夫人在旁边伺候着。  突然奥提斯夫人看见壁炉边的地板上有一块不太显眼的红色污痕,由于搞不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弄上去的,就对优姆尼夫人说道,“我想是有什么东西洒在那儿了吧。”  “是的,女士,”老守房人以低沉的声音回答道,“那一块尔洒了一些血在上面。”  “太可怕了,”奥提斯夫人惊呼道;“我可受不了在起居室里有血痕的。必需马上擦去才好。”  老妇人笑着回答、还是那么低沉而神秘的声音,“那是坎特维勒的艾琳威尔女士的血迹,她就在那个地方被自己的丈夫谋杀了,坎特维勒的西蒙爵士,于1575年。西蒙爵士在她死后又活了九年,之后在搞不清楚的非常神秘的情形之下突然就消失不见了。他的尸首再也没有被发现过,可是他负罪的灵魂还一直在别业里作怪至今。这里的血痕备受旅行参观者以及别的人们的拜仰、是不可以被消除的。”  “都是些废话,”华盛顿.奥提斯喊了起来;“宾克顿公司的牌污迹擦除剂和帕拉根牌清洁剂可以马上把它擦干净的,”还没等着吃惊非小的守房人反应过来加以制止,他已经跪下身子用一支黑色的唇膏一样的东西快速地猛擦起地板来了。过了不一会儿、血痕就一点都看不到了。  “我就知道宾克顿会解决问题的,”他胜利地宣称,一边环顾着以欣赏的眼光看着他的一家人;可是他刚刚这么说过了,一道可怕的利闪就照亮了整个阴沉的房间,恐怖的隆隆雷声把他们吓得都惊跳了起来,优穆尼夫人晕过去了。  “这是什么可怕的鬼天气!”美国部长平静地发话道,一边点燃一支方头雪茄烟。“我猜这个古老的国家里住着的人太多了、以至于都没有足够的好天气来分配给所有的人了。我总是持有这样的意见、移民国外是英国人的出路。”  “我亲爱的歇尔姆,”奥提斯夫人惊呼道,“对一个昏厥过去的女人我们该做些什么?”  “就像对待伤员那样来处置好了,”部长回答说;“她就不会还昏迷下去了”——过了一会儿优姆尼夫人的确苏醒了过来。然而,无疑的,她受到了急剧的惊吓,她严正地提醒奥提斯先生、某种麻烦正在光临这所房屋。  “我亲眼见到过一些事情,先生,”她说,“那会使所有的基督徒都毛发直立起来的,许多许多个夜晚我不敢合上眼睛,因为这里发生的那些可怕的事情。”但是,奥提斯先生和夫人一起温和地安慰着诚实的老人,让她确信他们不怕什么幽灵,而在祈求了一番上帝保佑新的男女主人之后,并达成上涨薪资的协议,老守房人就踢踏踢踏地离开、去到她自己的房间里去了。    二  暴风雨整个夜晚都在狂怒地发作着,但是没有听到有什么别的特别声音发生。可是第二天早晨,当他们下楼来吃早饭的时候,发现那可怕的血污又出现在了地板上。“我不认为这是帕拉根清洁剂的问题,”华盛顿说,“因为我用它试过所有的东西了。这一定是幽灵搞的鬼。”他因此又一次把污痕刷擦干净了,可是第二天早上它还是出现在那儿。第三天早上它依然在那儿,尽管图书室晚上是由奥提斯先生亲自锁上的、并把钥匙带到了楼上去。整个一家人现在对此都发生兴趣了;奥提斯先生开始怀疑、自己否认幽灵的存在是不是太过武断了,奥提斯夫人表达了加入超自然力协会的企图,而华盛顿准备了一封长信给波德摩尔的先生和女士们,其议题是关于与谋杀有关的血腥留痕问题。在那个夜晚、所有关于幽灵幻影真实性存在的所有疑问都被永远解开了。  这个白天是温暖和煦、阳光灿烂的;乘着凉爽的晚间,一家人驾车出游。他们直到晚上九点钟才回到家中,吃了一顿简单舒心的晚餐。谈话之中一点也没有提及幽灵,所以没有那种感应期待之类的前提条件、那经常是引发超自然力景象出现的先决。那些讨论过的题目,正如我从奥提斯先生那里获悉的,仅仅是一些诸如上层阶级有文化修养的美国人的寻常话题,比如像范妮.待温波特小姐作为一个女演员的优越所在、是要远远胜过莎拉.波恩哈德特的之类;以及很难得到青谷类,还有荞麦饼和玉米馇子粥什么的,就算你身处于的英国家庭之中;波士顿的重要性在于对世界精神的提高发扬;旅行包检查系统在铁路旅行中的利处所在;纽约口音相比于伦敦腔的优美之处。一点都没有谈及超自然力,或者以任何一种方式暗示到坎特维勒的西蒙爵士的地方。十一点钟整个家庭的成员都休息去了,又过了半个小时所有的灯光都被熄掉。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奥提斯先生被过道里的奇怪声音惊醒过来,声音来自他的房间外面。好像是金属撞击的叮当声,好像一点一点地在接近。他立刻起身,划亮火柴去看时间。整整是一点钟。他非常地镇定、摸着他的脉搏,没有一丝发烧的迹象。奇怪的声音还在继续着,随之他还清晰地听到脚步迈动的声响。他穿上拖鞋,从衣箱之中拿出一个长方形的小瓶子,过去把门打开。就在他的眼前,趁着淡淡的月光,他看到一个面容恐怖的老男人。他的眼睛亮得像烧红的炭火;长长的灰色发缕像草席一样打着卷儿披在肩膀上;衣服是古老的裁剪方式的,破烂不堪、积满了灰尘,他的手腕上与足踝上是沉重的手铐、脚镣和锈蚀斑斑的锁链子。  “我亲爱的先生,”奥提斯先生说,“我真的必须坚持告诉你、给这些锁链子上点油吧,我为此拿来了一小瓶塔马尼朝日牌润滑油。据说这个一擦就完全有效,而且做过一些试验,证明完全有效力,在我们本土那些的神学家们衣物的金属缀饰上面。我会把它留在卧房边蜡烛的这儿,要是你要求的话、很高兴继续为你提供一些。”说完这些话,这个合众国部长就把瓶子放在了一张大理石桌面上,关上门,睡觉去了。  有一段时间,坎特维勒幽灵自然是由于面子受挫而没有采取一点行动;之后,狠力地把瓶子摔在了光滑的地板上,他沿着过道狂奔而去,嘴里发出空洞的咕噜声、浑身散射着幽灵的绿光。可是,恰恰当他到达巨大的橡木楼梯顶部的时候,一扇门突然打开了,闪出两个小小的穿着白色睡衣的身影,接着一只大枕头嗖的一声擦着脑门儿掠过了他的头顶!显然是机不容失、赶紧快跑,当然是紧忙采取第四维空间作为了逃生的途径,他钻进护壁板中消失而去、房子又变得沉寂下来。  到达房子左翼一个小小的秘密居室之后,他依靠在一缕月光上面、好不容易喘出一口气,开始试着考虑目前所处处境状况。从来没有过,在这三百年辉煌而持续的职业生涯当中,遭受这般粗暴的羞辱。他想到了那个遗孀公爵夫人,当他站在周身挂满蕾丝和宝石的她的身后、出现在她的镜子之中的时候,把她吓到病发的程度;至于那四个女佣人,他只是躲在撂空的卧室的帘幕后面冲她们呲了呲牙,就被吓到歇斯底里大发作的程度;还有那个教区长,当他一天很晚才从图书室里回到房中、因为他一直在照顾着威廉.格尔爵士,他只是把他手中的蜡烛吹熄了,就把他吓得从一个完全的殉道者变成神经不正常的人了;以及老特里莫伊莱克女士,有一天早晨她起得很早,看到一具骨架坐在火边的扶手椅上、正在读她的日记,从此就卧床不起长达六个星期,因为脑筋受到强烈的刺激而发烧了,在她恢复过来之后,就重新顺命于宗教信仰之中、与那个令人厌烦的怀疑论者伏尔泰先生割断了一切联系。他记得在那个可怕的晚上,人们发现邪恶的坎特维勒勋爵在他的卧室中窒息了,一张红方片纸牌卡在喉咙之中,就在死前他坦白说,他曾经在克洛克福德骗取了查尔斯.詹姆斯.福克斯五万英镑,就是用这张纸牌玩的花招,并保证说是幽灵迫使他把这张牌吞下去的。所有他那些巨大的成就此时都重新涌现在心头,从那个在餐具室中举枪自杀的仆役长、因为他看到一只绿手在玻璃窗上叩打,到那个漂亮的斯图特菲尔德女士,她总是被迫在喉咙上佩戴着一条黑色的天鹅绒、以遮盖白净的皮肤上那灼烧的五个手指的印迹,她在国王大道尽头的鲤鱼池中投水自尽了。内心荡漾着真正的艺术家的那种激情洋溢的自负心情,他重温着那些值得庆贺的出演,禁不住乐中酸涩地回顾起来、近那次作为“红色鲁本、或者说被勒死的婴孩”出现,作为他初次以“枯瘦如柴的几比昂,白克斯里荒原的吸血鬼”的身份出演,那次真是出尽风头、达到轰动的效应,只是在六月一个温馨的晚间、在草地网球场上以自己的骨架扮演一根树桩。经历过诸般这等的业绩,如今某个倒霉的现代美国人来到这儿、给他什么朝日牌润滑油,还给他的头顶上掷枕头!这简直难以忍受了。再者说,历史上还没有一个幽灵被人以此种态度加以对待过。由此,他决定进行报复,以这样的深思情态、他一直等到天光大亮。   共 22262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专科医院哪好
云南好的治癫痫病研究院
重度癫痫怎么治疗更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