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包头信息港 > 生活

【荷塘“有奖金”征文】古宅谜团(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8:54:40
摘要:小山村,有一幢砖木结构“小三楼”,建于民国初年。“我”略懂古建筑,喜欢写民间故事,前去考察,却发现了多个谜团。当谜团一一解开时,却又冒出了新的谜团……

年轻时我曾参加过省古建筑保护培训班,为期六个月,比较系统地学习了古建筑的结构、断代标准、价值评估及修缮管理等,而后我又迷上了民间故事的收集,一有空就往乡间村里跑,听老人们讲古桥、古亭、古寺庙的“前生今世”,并整理成可看可传的文字。
培训是理论,采风是实践,理论与实践一结合,我就成了半个“土专家”,只要到古建筑里去转上几圈,不用听老人言,也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
老边是单位的门卫,六十多了,来自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前天,我取信取报来到传达室,与他闲聊,得知他们村有一幢“小三楼”,砖木结构,起码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他还说,有空去看看吧,可能有你解不开的谜团。说实话,闯荡“江湖”这么多年,我还没见过“砖木三楼”呢。没见过,就得去看看。


小山村离县城五十余里,不通乡村公交。天气不晴不雨,也没刮什么风,我便骑着自行车前往了。转机耕路,再转山路,绕过一个山头,见不远处的山岙里坐落着一个村庄,村里很静,小狗见我到来礼节性地叫了几声,老太站在门内探出头往外望了望,我笑脸相迎,并问了“小三楼”的所在位置,她伸出手划着“之”字,说沿着溪坑一直往前走,走过石桥,穿过弄堂转弯就到了。
“小三楼”坐西北朝东南,面宽三间,当中为双扇大门,两边间单门相对,门前走廊宽阔。与前后房子比起来,它的山墙上多了一排窗子,由此高出了一大截,显得很有气势。如此家宅,在当时也不是说谁想造就能造的,主人是当官的?还是做生意的?从屋外的青苔以及门口堆着的柴草可以看出,此屋已有多年没住人了。右边那间没上锁,门扣上插着一根小竹棒,估计日常间有人在此进出。周围没见人影,道地上几只麻雀在觅食。擅入民宅,心里总觉不自在,转而一想,我不是强盗不是贼,采风“考古”怕什么呢?便顺手拔掉了小竹棒推门而进。
屋里空荡荡的,靠墙摆着方桌和长凳,桌面凳面全是灰尘,后墙窗下凸着一座二眼灶,灶司堂前布满了蜘蛛网,灶台上一边的锅倒扣着,另一边露出黑黑的窟窿。
柱础也叫磉礅,安放在屋柱和地面之间,用以负荷和防潮,它是判断古建筑年代的主要依据。房子当中立着栋柱,其柱础形为灯笼,大致可断定“小三楼”为清末民初的建筑。忽然,我发现柱础所在的地面上散落着一些粉末,再一看不仅仅是栋柱,其它柱子下面也是这样,难道是屋柱上掉下来的?我用手指轻轻刨了一下,柱子现出了一道白痕,白痕处是密匝匝的虫蛀小孔。
建房造屋,百姓大事,总要经过好几年的准备,尤其是所用的柱啊梁啊等木料,一定是在冬季砍伐的,不会在树叶泛绿的春天,不然就要遭虫蛀了。“小三楼”怎么会用春树呢?是不懂常识,还是时间紧迫容不得去等待?
带着疑问,我沿着楼梯来到了二楼,只见墙角安放着一张古老大床,雕花的床面没有了,只剩下棚顶和床架。楼板还算结实,走在上面没什么吱嘎声,可见木匠师傅干活牢靠,不偷工减料。在诸暨农村,造房大都为单数,当中称为“大间”,开间比两旁的要宽一些。如果是楼房,楼下是做红白喜事的场所,楼上贮藏谷麦堆放杂物。走到隔壁,没见一只坛坛罐罐,只摆着一张厚重的香桌,桌上竖着一方旧旧的灵牌,年代久远,字迹已模糊不清了,凑近仔细看,隐约可见“夫边大利君”几个字。
不用说,这灵位是一个女子供奉的。边大利是谁?他是突然亡故还是福寿双全而逝?我无法得知。站在香桌前,我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感到这其中一定有故事,情节肯定还曲折离奇。我双手下垂,深深地弯腰三鞠躬。
楼梯在两侧边间,原打算回到右边上三楼,一看踏板少了五六档,只好穿过中央“大间”从左边上去。左边的楼梯倒完整着,只是门,而且还上了锁。楼上难道藏着什么宝物?右边上不去,左边不能上,我只好抬头张望。这一望,望出了名堂,只见后半间的楼板不像前半间那样扎了钉紧密铺排着,而是零乱地散放着,好像木匠师傅刚刚离开去做其它事情了。那风干的木板,严重凹凸变形,透过板缝,可以看到屋顶的椽子和瓦片。
“小三楼”单院,白墙黛瓦,其营造理念不要说过去,就是现在也不落后。可有谁会想到,外表庄重体面令人起敬的古宅楼,里面竟会是半拉子工程。是不是在铺设楼板时突发了变故,以致打乱了节奏,没心思去收尾了?
不管如何,这“小三楼”是难得的古建筑遗产,不能再生了。关好窗和门,从原路回了出来,石桥边碰到一个拿绳索的老人,我问:“老人家,三楼的主人在什么地方?”他脸上堆起了笑,点着头回道:“黄豆好收了,山湾的田塍,有三里多路呢!”此刻,太阳移到了头顶,该吃午饭了,正好小村边有爿小吃店,供应六谷饼,先去填饱肚子,而后回城把谜团抛给老边,看他如何解答。


返程的路上,自行车在路上爆了胎,到单位就有些迟了,只见传达室的小桌上摆着花生米、笋干煮肉等,还有一小壶的“同山烧”。“哈,晚上有客人啊?”我问在一旁忙碌的老边,“去看老屋了,这么远的路来来往往,能不招待你吗?酒是前几天刚出锅的,味道正宗着,坐下陪我喝几杯!”“好啊!”
喝酒谈天,我是巴不得呢,以往有好多的民间故事,都是与老人碰杯中得来的。
“同山烧”酒劲足,一口下肚,胸口辣辣的火热,我怔怔地看着老边,想挑一个话头出来,老边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笑着说:“告诉你吧,边大利是我太公,那幢小三楼就是我的祖宅。”
这时,太阳落到了山的那一边,满天红烧云,老边端着酒杯,望着窗外的天、远方的山,呆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地说起了“小三楼”的由来,随着讲述,一个个的谜团也随之解开了。我如实地做了记录,并连夜进行了整理。


话说诸暨南部山连着山,山上石头多,柴草树木也多。在山靠山,边大利与几个堂兄堂弟合伙,建起了一座石灰窑,用木柴作燃料。木柴火力旺温度高,烧出来的石灰白净细腻、韧性极好,客户遍及四面八方。边大利上过私塾,能写能算,还会画上几笔,被大伙儿推选为窑头的总管。这一年的春天,他雇了几条大船,与堂弟边小顺一起沿着水路把石灰运到杭州城,石灰销掉,铜钱赚进。山里人出一趟远门不容易,见还有一些时间,两人相约去城隍山走一走。
城隍山上步步楼台、处处寺庙,时逢春暖花开,游人如织,香客如流,呈现出一片热闹兴旺的景象。兄弟俩东看一会西停一下,不知不觉来到了城隍庙。庙前道地上,算命的、卜卦的、测字的、择日的、起名的各设各的摊,各干各的营生。“好相,好相,家业兴财运旺啊!”边大利侧过头,见一位穿着长衫长得肥头大耳的看相佬,摇着一把纸扇,正冲着自己点着头。
看相佬为了揽生意,所说的话往往投人所好,边大利没去在意,只是脸堆着笑回点了几下头。看相佬却像蚂蟥似的叮住边大利不放了,只见他把纸扇一收走到边大利身边咕噜了几句。
声音虽然很轻,一旁的边小顺还是听清楚了,看相佬说:“前些年,你肯定得过一笔横财,如果没说错的话,到现在还没露出来。”边小顺看到边大利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似乎做了一件不光彩的事被人抓住了把柄。
据传,很多年以前,一伙强人趁着月色来到村外埋下了两坛金三坛银。过了几天,这伙人被官府尽数消灭,没留一个活口。从那以后,常有一些人在岩洞、山岙、溪坑边转悠,没找到一金半银。有人猜测宝就藏在建石灰窑的茅草荡里,当年挖窑基时,杀猪佬后半夜出门看见边大利一个人背着锄头往山沟走去。第二天早上,村头的哑巴去放牛,路过窑基发现土坎中有几个坛印。
其时,王淑贞还未过门,有人就猜测,边大利没有把宝拿回家,而是转藏到了一个更隐秘的地方,他守口如瓶,谁也没告诉。
这事儿,边小顺也只是听说,现在看到边大利的这个表情,心想一定是真的了。
家业与钱财,全被看相佬说“中”了,神使鬼差,边大利不顾边小顺的阻拦在相桌前坐下了,掏出了一把铜钱递了过去。面对着边大利,看相佬挺胸抬头,转眼就进入了角色,先是观面观气色,而后是观指掌纹,脸上的表情先轻松,接着又严肃了,是摇头又叹气,边大利感到有些不对头,他是个直性子,说:“先生,有事不妨明示,我能承受!”看相佬呆顿了一下,才开口道:“既然如此,恕老朽直言,你呀,四十岁有个大‘缺’,而且不一定能跨得过去啊!”
看相佬所说的“缺”,就是伤及一个人性命的难关,要么疾病,要么横祸。四十有‘缺’,此言就像一个闷雷,打得边大利的脑袋嗡嗡作响。要知道,他已经三十九了,四十岁是眼睛一眨就到的。一旁的边小顺神志糊糊的,心想,别人的“缺”,总要到七八十岁,起码也是在花甲之后,阿哥气壮力旺风雨不惹,平时连咳嗽都很少听到,这“缺”怎么会提前呢?边小顺说道:“有病能治,有缺能补,望先生指点破解的办法!”说完,又塞过去一把铜钱。
收人钱财,看相佬不推让了,他皱起了眉头摇晃着硕大的脑袋,一边掐着手指,一边念念有词,掐完念好,才仰起头说了两句话:“破财消灾莫停留,寿上加寿楼加楼!”
建房造院,边大利早有这样的打算,并备齐了柱、梁、搁栅等木料,问题是,楼高楼低全由屋柱决定,更上一楼,柱料全用不上了,需另想办法,不管如何,房子肯定能如期建成。想到这,边大利缓缓吁出了一口气,仿佛看到村子中间一幢“小三楼”拔地而起。时已不早,边大利拱手告辞,看相佬也站了起来,探过头俯在耳边小声说道:“上梁时,切忌不能听到炮仗声、铜锣声,否则破解全然失灵的。”


回到家,边大利把城隍山上的事一五一十对妻子全说了,王淑贞心沉沉的,脸上却相当平静,对边大利说:“孩子一年年长大,就是先生不说,新房子我们也要造,只是不会去造三楼。你别去记挂,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房子的事我多来着心。”第二天,王淑贞就喊来了工匠和帮工,一边定基筑墙脚,一边挨家挨户去寻找陈年长料,可是从村头寻到村尾,造三楼的柱料,尤其是栋柱及两旁的二步柱,说什么也找不出来。造房先立柱,急不待缓,王淑贞望着村后的青山,对大伙儿说:“上山吧,只好现砍了。”
春树要虫蛀,这常识谁都明白,为了赶时间,大家都紧闭着嘴,没把话说出来。“哗啦啦”,一株株大树被砍倒了,惊飞了一群春鸟。抬到工场上,木匠师傅去枝去皮,过斧过刨,弹墨凿眼。“嗨哟……嗨哟……”高高的屋柱很快就竖起来了,与枋与栅穿成了屋架。毕竟是活树啊,柱头柱眼处汁液不停地往下流着,老木匠暗叹着摇着头……


平日里,王淑贞待人通情达理,有很好的人缘。如今,天天好酒好菜招待,工匠和帮工深知东家的处境,干活就十分卖力。当阵秋风吹来时,已在安放三楼的搁栅了。边大利早出晚归,忙着窑上的事,表面上看起来,他还是原来的他,但看相先生所说的“缺”,像一块溪坑里的卵石,时时地压在了他的心头上。房子越来越高了,分量越来越重了。一天早上起来,忽然觉得胸口闷闷的,连呼吸也要抬肩张口。家中的顶梁柱,不能有半点闪失啊,王淑贞急忙喊来了郎中先生。
郎中先生又是把脉,又是翻眼皮、看舌苔,捣鼓了半天,也查不出是什么毛病,临走时嘱咐:“别多思多虑,想得开点就是。”边大利点了点头,脸上勉强露出了几丝笑容。
上梁的时辰定下了,立冬日申时正,也就是在下午四点。其实,早在几天前两边间已结了顶盖了瓦,砖匠开始粉刷了。“大间”的栋梁也搁到了柱头上,当中贴着红纸,上书“姜太公在此”五个金色大字。梁和柱之间,木匠师傅垫上了几张棕叶。到时,梁头抬起了,将粽叶抽去,紧接着用斧背重重一敲,那栋梁即刻着实落位了,上梁大功就告成了。
午后,男女老少相继来到了“小三楼”,喝茶谈天,打牌划拳,说笑打趣,为新屋捧人场聚人气。边大利穿着新衣,不时地与乡亲打着招呼,王淑贞炒了几斗花生瓜子,热情地招待着大家。
西侧边间的三楼楼板已铺设了一半,眼见日头斜转了,木匠师傅把身边的木板平摊在了后半间的搁栅上,而后腰别斧头提着两筐上梁馒头爬着木梯来到了屋顶。这时,前院后院全是黑压压的人群,小孩子们高仰着头张开双手,有的还举着饭淘箩、小笠帽,木匠师傅清了清嗓子,大喊一声:“福星高照,大吉大利!”喊毕,抓起了一筐馒头,亮开了嗓子,唱起了《上梁山歌》:
一对馒头抛到东,代代儿孙做国公。
一对馒头抛到南,代代儿孙中状元。
一对馒头抛到西,代代儿孙穿朝衣。
一对馒头抛到北,代代儿孙都享福。
木匠师傅站得高唱,这《上梁山歌》唱得极其响亮,响彻在了“小三楼”每个角落里。他边唱边把馒头一个个抛了下去,下面的小孩子像一窝蜂似的争着抢着。
眼前着“小三楼”就要完工了,按照看相佬的叮嘱,没有炮仗声、铜锣声,四周噪声杂音全无,唯有鸟雀在声声叫唤,边大利的心情一点点地放宽了。楼加楼,跨过这个“缺”,寿加寿。哈哈,自己八十岁了,他满脸红光地走下了梯子,捋了一捋长长的胡须,坐在了八仙桌旁,悠悠地喝着刚泡的一杯山水清茶。

共 61 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很好的故事,七千多字的文章,没觉得长就看完了,这就是文章的魅力。故事取材于民间,借老边之口述说,而又借自己亲身考察来描其貌,在描述“小三楼”形貌时故意留下关口,制造了悬念,吊足了读者胃口,然后借老边与作者喝酒聊天,把边大利得财、遇算命佬、求破解、造屋,尤其在关键的那个节点,恰恰撞上了山外发丧放爆竹,边大利生病猝死,死前绘图留诗……故事一环扣一环,波折迭生,让人不由地读下去,获得极好的阅读体验,从行文看,作者笔法成熟自然,布局安排繁简得当,疏密自然有致,人物塑造丰满鲜活,如面目前,结尾又顺带一笔引出新的悬念,深得“尺水兴波”之妙趣。倾力推荐阅读!【编辑:唐风汉韵】【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711270004】
1 楼 文友: 2017-11-25 12:15:1 这个故事,是我在乡下采风时,偶然发现的。整篇文章,都是按讲述者的思路,整理而成,没有过多的虚构。
2 楼 文友: 2017-11-26 09:20:00 引人入胜的精彩小说,欣赏学习,祝老师创作愉快1
 楼 文友: 2017-11-27 1 :45:51 祝贺老师美文获精! 一路走来,用文字遇见美好,播种温暖
4 楼 文友: 2017-11-27 14:27:59 祝贺老师美文获精!精彩继续!
6 楼 文友: 2017-11-28 12:26:06 祝贺老师小说获精品!精彩继续!
7 楼 文友: 2017-11-28 21:15:42 恭喜老师美文加精,期待佳作连连
8 楼 文友: 2017-11-29 08:58: 0 谢谢编辑老师的鼓励,上官会继续努力!
9 楼 文友: 2017-12-01 21:58:17 祝贺老师美文获精!欣赏学习精彩小说! 经常问路的人,不会迷失方向。小孩半夜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婴儿流鼻血
3岁宝宝口臭怎么消除
夜用长效的纸尿裤什么牌子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